<wbr id="1r4jq"><center id="1r4jq"></center></wbr>
          1. <u id="1r4jq"><strike id="1r4jq"></strike></u>
              <delect id="1r4jq"></delect>
            <wbr id="1r4jq"><ins id="1r4jq"><rt id="1r4jq"></rt></ins></wbr>
            1. <video id="1r4jq"></video>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新刻拍案惊奇一段已逝恋情,竟致法学教授命丧讲台

            2021-07-29 09:4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在法庭上,齐志功虽然认罪,但表示并不后悔,切齿道:“以后遇上这样的人,我还要杀”

            张建伟

            曲曰: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一聚一离别,一喜一悲伤。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寻一伙相识,他一会咱一会;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这一首叹世曲,乃元朝无名氏所作,说的是光阴易逝,日月如梭,人生易老,聚散无定,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真如一场大梦,众人睡着,几人醒着?可叹的是,人之在世,本不满百,如白驹过隙,更有飞来横祸,让人几十年的阳寿也不能安度。

            在下曾访京城福田公墓,见安葬之人,小到5岁,老至近百,男女长幼,无所不有,正应了古人所云:

            黄泉路上没老少,奈何桥上骨肉分。

            我观世事,山崩地裂,撞车坠机,火灾水患,小瘟大疫,无不死人,此乃天命也,非人力所能扭转,想来是没法子的事。但有一种灾祸,却因人为,君不见:战争期间,杀人如麻,血流成川,自不必论;可叹和平之日,也时常危机四伏,光天化日,竟走无常。正是:

            遇祸如何可得救,将事怎能尽消弭?

            在下先说一段故事,说的是一个年青有才的后生,正当芳华之年,忽然自行了断。这一惨事,探其真实原因,至今无法断定。

            话说北京某大学有一学生,名叫秦俊,辽宁锦州人氏。这秦俊天资聪慧,性情温和,没有人见他与人红过脸,也未闻他讲过脏话。在大家眼里,他是个“乖乖仔”,自幼用功读书,高中时任班长,后来考入大学,英语达到八级水平。这本不稀奇,但他钢琴还过了十级,歌也唱得动听,足见是个多才多艺的学生。

            本科毕业时,秦俊考研成功,继续攻读硕士学位。这一路走来,他算是顺风顺水,十分风光,并无多少坎坷,唯有一事不足:高考前夕,父母离异。考上大学之后,秦俊就带着母亲来到北京租房住下,一边读书,一边兼职赚钱供养母亲。

            硕士毕业,他本打算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但是临近毕业,却未能如愿。他还有一条路,就是留校工作,谁知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人道:在北京举办奥运会之时,他被选拔为奥运志愿者,故而推迟一年毕业。若未推迟毕业,也许会是另外一番光景。

            深造不成,留校又不成,秦俊只好四处找工作。好在他很快便找到一份编辑工作,而且是在一家颇有名气的时尚杂志社。杂志社录用人员告诉他,将为他办理北京户口,这使他很是欢喜了一场。工作有了着落,虽然未臻理想,毕竟不至于四大皆空,他心里踏实不少。

            不料,没过多久,秦俊竟跳楼身亡。离奇的是,秦俊跳楼的原因,竟也扑朔迷离,莫衷一是。

            有一传闻,未能得到官方证实:据说秦俊之死,与其导师有关。秦俊尚未正式毕业,到杂志社上班不过半个月,杂志社就已经给他分派工作。这一周,秦俊熬了三天三夜,身心俱疲,完成了杂志社派给他的任务,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他用钢琴弹奏起《青花瓷》《安全夜》,让自己紧绷的情绪放松一下。

            周五一早,秦俊去杂志社上班。到得杂志社,上楼时,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原来是自己的导师康乾新教授的电话。他按下接听键,只听导师问道:“秦俊,你在哪里?”

            秦俊道:“我刚到杂志社上班,正在上楼。”

            康教授道:“你赶紧回来,我有个课题,要紧急结项,周六、周日这两天就得完成,你回来帮我做。”

            秦俊听了,为难地对康教授道:“老师,抱歉啊!我这边任务太紧,临时过不去。”

            康教授大怒,道:“你要毕业了,翅膀硬了,不听招呼了不是?我支使不动你啦?”

            秦俊赶紧解释:“杂志社这边也有急活儿,我脱不开身。”

            康教授道:“我告诉你,我是你导师,这个你要清楚。杂志社的事,什么时候不能干?老师让你干什么,你怎可找借口不干?”

            秦俊道:“不是这样的。杂志社给我的工作,推不掉的。刚上班,我得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康教授听罢大怒,一连串的斥责让秦俊头脑发胀,两耳嗡嗡作响。康教授最后喝道:“秦俊,你真是个废料!”

            这一句,如五雷轰顶,让秦俊一下子怔住了。正是: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秦俊是个斯文后生,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这一句“废料”,让秦俊如枯树突遭狂风,残荷又逢暴雨,一时难以自支。他想到此前多次受到导师责骂,心情沉郁起来,也没心思上班,转身下楼,昏昏沉沉回到了住处。

            各位看官,此事还有一个说法。有人在网上发帖谈到:事情发生前3天,秦俊和一名女士前往天津游玩,事发前一日回到北京。秦俊这次回到的住处,乃是北京某大学一位同学租住的教工宿舍。在秦俊从位于第十二层的房间坠楼时,宿舍内还有其他3人。此事真假如何,一时难以判断,姑且不论。

            且说秦俊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很长时间没有出来。其余人要用卫生间,敲门不应,强行打开门,却发现秦俊并不在里面。从打开的窗户往下看,眼前的情景让人惊呼,原来秦俊已经坠楼,以一种可怕的样子躺在楼下。

            原来,从杂志社回来,“废料”一词在秦俊脑海里轰轰作响,他回想考上研究生后,康教授成为他的导师。从他读研一开始,康教授就让他辅导自己的儿子。他给康教授的儿子当英语家庭老师,白白干了3年,分文未得。非但此也,他还帮助康教授干家庭杂务,做课题研究,勤勤恳恳,并无怨言。

            康教授曾许诺,可以让他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孰料报考时,康教授忽然变卦,道“秦俊,你还是别考了吧!”秦俊听了傻眼,不明白为何不允许他报考,原来康教授又承诺带别人读博,秦俊已经没有机会。读博不成,再加上留校愿望也落空,秦俊越想越悲愤,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太过无能才落到这一步?

            晚上9点半,秦俊万念俱灰,像一片落叶般飘下楼去。这正是: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

            话说楼上有人发现出事后,赶紧给秦俊的母亲打电话,告诉她秦俊坠楼的噩耗。十点半,其所在学院的院长也接到秦俊坠楼的消息,急忙赶到事发现场。

            这个时候,接到急救电话,医护人员也赶到现场,只见秦俊身上创痕均为坠楼所致,并无其他伤口。几日后,公安机关经过勘验和查证,确定这起事件为自杀。

            可怜秦俊母亲与秦俊相依为命,如今独生子突然离世,不知生活如何维持下去?她检查儿子的遗物,在儿子的钱包里找到一张票。那是秦俊买的去听相声演出的票,一张已经交给母亲,另一张放在他自己的钱包里。秦俊的母亲睹物思人,大放悲声。她的儿子已经无法去听相声了,笑容不再从他面庞浮现,他再也不能陪着母亲去看演出、逛果蔬超市了。可怜这一番:

            明朝放我东归去,后夜相思月满船。

            各位看官,这一出悲剧,说的是一个大学研究生离奇弃世事件。坊间传闻,这位学生的死亡,与其导师的羞辱有关,这事已经随逝者的离去难辨真假,我这里姑妄言之,大家姑妄听之。真相如何,只有活着的康教授自己才晓得。只是,一个要陪母亲去听相声的人,显然没有自杀意图,却突然说走就走了,一定遇到某种特殊变故,不问可知。

            在下再说一个故事,却是一名教师突遭横祸的惨事。说起来好生离奇,论起那起因,本是子虚乌有、杯弓蛇影之事,却不料引动杀机。被害之人,做梦也没想到突降灭顶之灾。你叫他如何防备,怎生避祸?正是:

            美睫才交,梦里便不能张主;

            眼光落地,泉下又安得分明?

            话说这天傍晚,在某大学一间可以容纳50人的教室里,法学院陈建东副教授坐在讲桌前。他扫视了一下教室,见一些学生已经坐在教室,有的翻书,有的看手机,还有的与旁边的同学低声交谈。那些摊在课桌上的都是什么书,他很想知道,但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抬头看其他学生陆续走进教室,他微笑示意,与进来的同学四目相接,彼此点头。

            陈建东在等着上课铃。刚才他看了时间,635分钟。再过10分钟,铃声响起,就可以讲课了。晚上有两节课要上,对他来说,是很轻松的事。每次讲课前,他都心情愉快,小有期待,他自信能将学生深深吸引,从学生上课时的表情便可一清二楚。他打量了一下教室,所有灯都亮着。大学课堂,即使正午,教室里的灯也都亮着。太浪费了,他心中暗想。

            两分钟后,一名男生从教室的前门走进来,陈建东没有留意。大学课堂上,那么多本科生,老师认不全自己的学生,毫不奇怪。即使他注意到这名男生,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对这个学生,他真应该留意一下:那名学生有着决绝的眼神,由于紧张,表情也显得僵硬。

            当陈建东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冰冷的一线,先是麻木,然后是剧痛。他感觉到的时候,一把菜刀已经剁在右颈。一瞬间,他眼中的灯火黯淡,眼前一片模糊。啊呀!这一番祸事,正是:

            心似闲云不惹事,哪知祸从天上来。

            刹那间,教室一片死寂。很快,一名女生发出尖叫,别的女生也随之尖叫。有男生失声喊道:“杀人啦!”一些人向教室外面奔跑,另一些人听到声音,赶到出事的教室,乱做一团。那名拿着菜刀的男生被尖叫声惊到,一时不知所措,茫然地看向倒在地上的陈建东,随即漠然地转身离开。

            走到外面,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心正狂跳不已。稍稍平静一会儿后,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打110电话。接通之后,他对警察道:“我杀人了,在学校。我在操场这里,你们快来!”

            他仍然手持菜刀,回头看向出事的教学楼,发现一些人正朝那里跑去。但他周围却一片孤寂,没有人跟出来,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急救车到了。急救人员冲进教室,七手八脚将陈建东抬上救护车。陈建东尚有呼吸,右颈处向外喷血,情况危急。急救车迅速开往附近的中医院。655分,医院急诊室接到伤者,立即检查,却发现人已经死亡。

            陈建东所中两刀,均在颈部右侧偏上处,刀口约一尺长、二寸深。他的颈动脉、颈椎被砍断,死因是失血过多。医生看那伤口,对护士说:“从刀口判断,下手够狠。”这样的致命伤,便是华佗在世也难回春。真可谓:

            万事不由人做主,一心难与命争衡。

            此时,在出事的教室外,有的学生抱着头蹲在楼道里,有的跑出楼外打电话,还有些人赶过来,从门外向里窥看。学校保卫处很快接到电话,治安科科长紧急赶到出事地点。

            有人接通了校长的电话。校长闻讯大惊,忙问:“人怎么样了?送医院抢救了?”又问:“谁砍的,本校的,还是外校的?报警了没有?”电话那一头道:“问了一下学生,应该是本校一男生动的手,原因还不清楚。警察马上就到。”校长道:“好好,有情况及时告诉我,我马上过来。”接了电话之后,校长心内波澜起伏,自感责任重大,正是:

            狼烟忽烧心曲,惊云又压眉尖。

            且说那名行凶的男生也在等待警察到来。这天中午,他睡了一个漫长的午觉。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在学生宿舍睡午觉了,他贪恋在床,睡足了才缓缓起身,慢条斯理地洗脸、洗头,还把牙刷了个干净。现在,他异常亢奋地等着警察出现在眼前。

            果然,没过多久,离学校最近派出所的警察便赶过来,在学校治安科科长的带领下,朝这名男生所在的方向赶来。那男生看到警察到来,先把刀扔到地上。他口袋里还有一把水果刀,将其拿出来递给警察,对警察道:“是我干的,我杀了他。”

            治安科科长问:“你叫什么名字?哪儿的?”那男生道:“我是本校政管学院的,叫齐志功。”

            话表另一头:得到陈建东的死讯后,校长让手下人打电话给陈建东夫人。夜里11点左右,陈夫人和一些亲友来到学校。陈夫人大声喊道:“老公,你在哪儿?他们骗我,老公!”她禁不住嚎啕大哭。校长见陈建东的妻子30多岁,已有5个月的身孕,赶紧上前劝慰。可哪里劝得住,陈夫人一直痛哭不止,中间还几度昏厥。一个小时以后,校方工作人员多番劝慰,总算让她稍稍平静了一下。随后,人们便搀扶着她,把她护送回家。

            陈建东被抬走后,出事的教室很快被封闭起来。楼道地面,仍可见到沾有血迹的脚印。教室后门把手也有血迹,那是有人手上沾血后留下的。到了晚间10点半,有人对案发教室进行清扫,发现过半课桌上仍有学生未来得及取走的书本和背包。

            与此同时,派出所内,警察正在对齐志功进行讯问。此事案发过程和结果一目了然,唯有杀害陈建东的原因不明。随着齐志功的供述,事情才算有了一点眉目。有分教:

            几番恩怨因情起,无限杀机落此间。

            列位看官,你道是何原因?原来,这一祸事,与一段恋情有关。此事发生之后,有学生在该校BBS以及天涯社区等网络论坛上发帖称,嫌疑人的女友与陈建东曾有暧昧关系,嫌疑人不堪忍受,愤而报复。发帖人还称,嫌疑人蓄谋已久,非一朝一夕之事。

            齐志功供述的大致内容也是如此,他对警察道:“我女友曾与陈建东有恋情,感情受过陈建东伤害。我与女友分手,也因陈建东的原因,要不是他伤害过我女友,她与男生交往就不会有心理阴影,就不会与我产生隔膜。我和她的事,他脱不了干系。这就是我杀他的原因。”

            此事端的为何发生,还要从陈建东说起:

            陈建东,湖北大悟人也。他中等身高,体态较瘦,对学生很诚恳。在法国时间久了,陈建东浸润在法兰西式浪漫中,也增长了不少浪漫气质。在校园里的他,常穿红色花格裤子,扎着围脖,很有风度。那花格裤成为他个性的标志。

            有一次接受采访,陈建东头戴鸭舌帽、腿上套着一条皮裤,对记者道:“我喜欢系一条漂亮的领带,让学校增色添彩!”听过他课程的学生称,他上课时给人感觉有“地中海的自由、宽容”。不过,也有学生认为,陈建东个性突出,说话又直率,并不好接触。

            陈建东大学本科获农业经济管理专业学士学位,并被保送攻读硕士学位,后来去法国留学。在法12年,获普罗旺斯大学法国语言及文学文凭、蒙彼利埃第一大学经济学院发展经济学DEA文凭和法学院公法与政治学博士学位,师从法国公法学家和法哲学家米歇尔·米雅耶。

            不但此也,他还在朗格多克科技大学高等企业管理学院获DESS-CAAE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保罗·瓦雷里大学获得文学文凭。

            千禧之年,陈建东入职位于北京的这所大学,讲授西方法律思想史、法理学、比较法、法语、法国行政法。他立志扩大法国法律文化的影响,成立了“法国法研究中心”。只是,这个研究中心没有下属,也没有专门的研究室,做好的牌子没有地方挂,戳在办公桌边。同事开玩笑:“陈教授,你的研究中心在鞋里,你人走到哪里,研究中心就跟到哪里。”他听了只是笑,不以为忤。

            陈建东从法国回来,携一妻子,是韩国人。夫不谙韩语,妻不解汉语,两人只用法语交流。起初日子倒还安稳,时间久了,也有许多不和。终于,劳燕分飞,前妻打点行装,回了韩国。

            陈建东教授单身,也便留意为自己再觅一佳偶。他上课时显现的浪漫情怀,对女生颇有些吸引力。上课时,他偶尔想起自己的留学经历,对于法国的生活颇为眷恋,不禁感叹:“站在蒙城最高处佩鲁广场终端的台地上,可俯瞰地中海,海上红帆点点,我常常去那里看海,看着看着就掉眼泪。”说到动情处,他有些哽咽。这种诗情画意的表达,让教室里的女生颇为心动。他称女生为“丫头”,写过一首诗《“白衣飘飘的年代”的她们》送给毕业生,道是:

            六月里的梧桐枝中/有一只孤独的布谷鸟/头顶着烈阳/期待着秋日的辉煌/六月的校园中/有一群待估的骄女/头戴着学士帽/盼生活一份轻松/六月的思念中/有一位旷世的天使/匆忙中莞尔一笑/留给我两份憬憧/六月的一切中/有一个硕大的问号/永恒的追寻/不正是一场春梦。

            他一个读书人,性格中带点天真,哪知世事波谲云诡,人心变幻难测。他的浪漫表现,日久便成为一些师生的谈资。有人传言,他上课时对前几排的女生最为关照。这种话,有人听了,不过如春风吹马耳,无动于衷;有人却心领神会,浮想联翩。此类传言,陈建东自己哪里晓得。以他的个性而言,便是听到,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久,陈建东结识了一名本科女生李蓉蓉,两人热络起来。到了有心谈朋友的时候,陈建东低调了不少,此事并不为许多人知道。师生若要恋爱,年龄差距是一个常见的烦恼,故而难以持久,能够跨过年龄门槛、比翼双飞的,定是不多。交往一年,两人便悄然分手。那女生报考本校研究生,后来便到研究生院继续深造。

            惨案发生时,这名女生已与陈建东早已不再有瓜葛。与那女生分手后,陈建东也结识了本校毕业的一名博士生,两人情投意合,终于成亲。此后,小两口儿你恩我爱,出双入对,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李蓉蓉与陈建东有过萍水之缘,错开之后,经人介绍,便结识了齐志功。齐志功乃一羞涩之人,一有恋情,便很执着。他内心的想法,是一定要娶这个女生。其同窗皆曰:齐志功的优点,是真诚、热情、直率、简单,缺点是“一根筋”。

            那女生已经就读研究生院,大齐志功3岁。两人交友日深,无话不谈。一日,他们两人去秦皇岛游玩,闲坐聊天时,那女生将与陈建东交往的情况告知齐志功,还说:“我与陈老师发生过关系。”

            齐志功听了,暗中惊愕,心里便系下一结。接下来又听了她一番表白,内心更起了波澜:一是恨陈建东“诱引”其女友,有违师德;二是暗中生疑,认为其女友对陈建东念念不忘,已成心病。

            虽然齐志功对那女生一往情深,发誓非她不娶,然而那女生却对他越来越冷淡。他暗想,这陈建东定是拆散他们这一对儿的冤家对头,若女友与其分手,必与陈建东有关。这种想法有了,对于女友自然是有所设防。久而久之,两人也有了许多龃龉,慢慢走向了恋爱的尽头。正应了墨菲定律:

            事情能变坏,便一定变坏。

            这女生提出与齐志功分手。齐志功看重与她的感情,哪里割舍得下?问及分手原因,那女生道:“我俩不合适,这还不够吗?”齐志功哪里肯信,一心要问个明白。那女生拗不过,也给出解释,齐志功却不信。

            他疑心女友与陈建东藕断丝连,退一步讲,即使不是如此,也是因为当初陈建东与她交好的一段经历,使她无法像一张白纸一般与别人恋爱。由此可知,他们两个的事,不怪陈建东又能怪谁?此后,齐志功便越发将恨意转向陈建东。

            齐志功从自己的恋爱失败中解脱不出来,记恨深了,便有了杀机。他购买了一把菜刀,还准备了一把水果刀。弄清楚陈建东上课的地点与时间后,他开始伺机报复。

            这个过程,陈建东哪里想得到?他与李蓉蓉早就不再有联系,自己也已经成婚。得知妻子怀孕之后,他好不欢喜,只等着亲骨肉呱呱坠地,感受天伦之乐。他闲着的时候,还在想着给孩子起个什么好听的名字。你琢磨:他正在兴头上,哪里有其他之想?因此,这一祸事,连梦也未曾做一个;刀砍在脖子上,他也不知是何原因。正是:

            杀机暗自生长,灾祸如何提防。

            一年以后,此案经法院审理,齐志功杀人罪成,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法院如此判决的理由,是齐志功有自首情节,且既往表现良好。不过,有一件事,让人难以忘怀:在法庭上,齐志功虽然认罪,但表示并不后悔,切齿道:“以后遇上这样的人,我还要杀!”一时语惊四座。

            这桩惨案,究其原因,乃是陈建东曾与那女生的一年交往,埋下祸患。依齐志功所言,那女生因一段交往,造成心上存着一道阴影,故无法再与其正常交往,这只是齐志功自己的归因。陈建东与那女生早就分手,而且那女生对于与齐志功的恋情,也有自己的说法。她认为与齐志功不合适才分手,齐志功失恋之事,与陈建东无关。

            案件发生后,有人问那女生,那女生道:“都是精神病,与我有何干系!”然而世事难料的是:

            此因不应生此果,孰料此果有此因。

            惜哉!陈建东死得好不冤枉。

            各位看官,这一段惨事,真是草蛇灰线,伏脉于千里之外,不经说出,谁人知晓?难怪才子唐寅昔日有诗叹道:

            富贵百年难保守,

            轮回六道易循环。

            劝君早向生前悟,

            一失人身万劫难。

             

            (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本文系基于真实事件的文学写作,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jhcw12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宾馆拿下的老熟妇,日本人与黑人牲交交,汤芳沟沟女沟沟**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