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1r4jq"><center id="1r4jq"></center></wbr>
          1. <u id="1r4jq"><strike id="1r4jq"></strike></u>
              <delect id="1r4jq"></delect>
            <wbr id="1r4jq"><ins id="1r4jq"><rt id="1r4jq"></rt></ins></wbr>
            1. <video id="1r4jq"></video>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不“结怨”、无“踬蹶”,讼师选边很重要

            2021-07-20 13:36:00 来源:

            夏芒

            责任编辑 尹丽

            一代“名讼”谢方樽违反“无理不管”的禁忌,先后以不正当手段帮两名逆子洗白脱罪,结果两次都给自己惹来麻烦,甚至被卷进命案。难道老讼师宿守仁说的“因果报应”现象当真存在?

            旧时代,读书人接受正统儒家教育。《论语》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儒生们本应秉承先师孔子无神论的衣钵。但汉代董仲舒为了“独尊儒术”,将儒家宗法思想与阴阳五行学说混杂,推广“天人感应”的“帝制神学”理论,后世儒、道又渐与外来佛家思想交融,以致旧时代国人思维普遍具有神秘主义倾向,相信万事背后自有因果,冥冥之上皆由天定。

            不仅许多儒生、士人如此,就连一些代表主流意识形态的“当朝大儒”也不例外。其中较为著名者,就有那位清代乾、嘉两朝累迁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的“文达公”纪晓岚。

            说到逆子,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卷八“如是我闻”里有一则故事,讲的就是上下代际的人们之间,存在所谓“前世今生”的“因果牵缠”。故事说,某大宅有一“故家子”,自幼奢纵娇宠,长大无恶不作,终因触犯法网遭斩。逆子被正法,殁后数年,家族后世“亲串”中有人作法事。请来的巫卜者“扶乩”入定,当年逆子竟神魂附体,忽然自道姓名,说了一堆愧悔的话。既而,又附神“乩笔”,书曰:“仆家法本严,仆之罹祸,以太夫人过于溺爱,养成骄恣之性,故陷之井而不知耳”。

            逆子犯法,临刑反思,抱怨自己骄恣成性,皆由母亲溺爱养成。这样的故事在民间并不鲜见。明明自己不走正路,误陷绝境,贻害家人;反却倒打一耙,推责长辈,埋怨尊亲。这样“忏悔”,无异至死不悟,自曝顽劣,印证“竖子不可教也”。

            然而且慢,随着“乩人”走笔疾书,当年逆子话锋陡转,忽而道出一段离奇因果:“仆不怨太夫人,仆于过去生中负太夫人命,故今以爱之者杀之。”

            如此孽缘,当真令人不寒而战。纪氏感叹,有关父母子女间的因缘,“偿冤而为逆子,古有之矣”。这就是为什么在民间,常把不听话的孩子斥为“孽子”。但“偿冤而为慈母”,像这个故事所讲,前世冤家化为今世慈母,通过娇宠溺爱,将仇者导入歧途,从而“以爱之者杀之”,这种事还真是亘古未闻,“载籍之所未睹也”。

            用道家的仙怪、佛家的因果,来阐释儒家的中庸,说明凡事有度,适可而止,否则“爱之”也能“杀之”。在这方面,纪氏《阅微草堂笔记》笔法亦如《聊斋》,透过故事的神秘玄幻,对其中世故人情,所言往往“凿然中理”。

            同样,说到讼师“命案不管”的禁忌,不妨将老讼师宿守仁所谓“命案之理由”中,那些“隐秘繁赜,恒在常情推测之外”的玄想暂且搁置。究其事理,则无论讼师所管是否命案,无论面对死者生者,若要不“结怨”、无“踬蹶”,无非还是要行得中正,管得有理,守住“讼之元气”这个立身之本。

            究竟什么样的案子可以管,怎样管,历代讼师留下的案例中,自然不乏正面的例子。清末“讼师秘本”《刀笔菁华》中,另有一例“逆子殴母”案,讼师助讼,选择的立场及方式方法即与前例有别天壤——

            某乡绅士柴芝贻虐待其母,一日因生活小事又将其母打伤。其母不胜哀痛,提出控告;县官因碍于乡绅情面,仅斥责了事。讼师冯执中忿其不平,以庶民名义写状“上陈”,终使柴荥贻得到惩处。

            冯执中是江苏昆山人,生于嘉庆时代,道光年间成为讼师。冯早先曾做过不少好事,在江南百姓中享有盛名。此案应是冯执中早期办的案子。那时,他刚刚在一起交通事故处理中,强调肇事者“驰马伤人”,纠正对方“马驰伤人”表述对官府的误导,击败了恶讼师林松泉等人的幕后操作。

            执笔干预该起逆子殴母案件审理,则是冯执中向当地劣绅丑行的又一次挑战。这篇名曰《为逆子殴母天理难容事》的上陈状,由于在“讼理”与公众舆论两方面俱得优势,叙事说理情法并用,颇具笔力,读来义正辞严,理直气壮。

            词状首先怒揭乡绅柴芝贻“衣冠其貌,枭獍其心,凌虐慈亲,肆行凶殴”,其行为“天理不容,神人共忿”。针对官府因柴芝贻是“乡里绅士,一邑矜式”,以为事实也许“不致如告诉所言”,因而“不加罪责,薄斥了事”,词状从人情、法理两处予以辩驳:

            其一,“天下父母未有不爱其子者”乃是人之常情。柴母“痛心疾首”向官府“忿诉予理”,绝非夸大其词;必是“家法已穷”,才会“不得已割爱忍慈,申辩公堂”。

            其二,依正统礼法,“君亲一体”,自古“忠臣出于孝子之门,家齐而后国治”。如果官府对柴“曲为庇护”,令其母“申诉无门”,则不仅“逆子将益无忌惮”,而且“子既可以殴母,则臣亦可以欺君”,以致“国法可废”。

            由于讼师写状所持立场稳妥,词状不仅很快就从道德礼法角度占得先机,而且上升到政治高度,指出如果官府袒护柴某,将会导致“子既可以殴母,则臣亦可以欺君”的逆天悖论。如此“言近旨远”,各级衙门大小官员怕是闻之都要胆战。

            此案更加体现讼师选边恰切得当之处在于,正因忤逆不孝在当时被视为重罪,士绅庶民皆可揭发,讼师冯执中于是也得以大大方方走上前台,以“升斗小民”“疾恶之心”直接上陈官府,完全不必像谢方樽那样躲在当事人背后,畏首畏尾,惶惶不可终日。

            这篇词状,由此成为于今存世不多的讼师实名状文之一。即便是“文达公”纪晓岚在天上看了,估计也会为之点赞。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jhcw12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宾馆拿下的老熟妇,日本人与黑人牲交交,汤芳沟沟女沟沟**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