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1r4jq"><center id="1r4jq"></center></wbr>
          1. <u id="1r4jq"><strike id="1r4jq"></strike></u>
              <delect id="1r4jq"></delect>
            <wbr id="1r4jq"><ins id="1r4jq"><rt id="1r4jq"></rt></ins></wbr>
            1. <video id="1r4jq"></video>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零工经济从业者的劳动权益将更有保障

            2021-07-29 11:4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指导意见》共提出19条具体意见,在笔者看来,其中有两个关键点。一是确立企业与灵活就业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二是保障这些劳动者在最低工资、休息休假、工伤、医疗、养老、薪酬计算等方面的基本劳动权益

            张健

            722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6个中央部门联合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总工会共同制定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正式对外发布。

            《指导意见》强调对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货车司机、互联网营销师等新型劳动者提供更多权益保障,以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指导意见》共提出19条具体意见,在笔者看来,其中有两个关键点。一是确立企业与灵活就业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二是保障这些劳动者在最低工资、休息休假、工伤、医疗、养老、薪酬计算等方面的基本劳动权益。

            零工经济看起来很“美”

            《指导意见》的出台,是对我国近年来“平台经济”过快增长造成用工领域社会和法律问题的回应。平台经济又称零工经济(Gig Economy),其原本是外来词汇,指的是利用新的智能手机和应用技术在商品服务购买者和出售者之间进行即时匹配的经济活动。国外的“优步打车”“土耳其机器人(一种众包网络集市,能使计算机程序员调用人类智能来执行目前计算机尚不足以胜任的任务)”都属于此范畴。

            作为互联网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国家之一,我国在过去几年也见证了平台经济的崛起,出现了“滴滴打车”“美团外卖”等一批代表性企业。根据粗略统计,国内平台经济的交易额在2019年已达到3.28万亿元人民币,而参与其中的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等灵活就业劳动者的数量高达7800万。

            平台经济产生数万亿元人民币的消费市场和数千万个新的就业岗位,似乎在证明互联网技术能够打造一个“美丽新世界”。但事实并非如此美好,尤其是灵活就业劳动者的现实处境令人堪忧。仅以国内的外卖行业为例,过去两年就出现了很多引发社会关注的事件和话题。比如,某些城市的外卖骑手每日工作时间长达812小时,收入远低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

            此外,外卖平台利用数据分析不断压缩送餐平均时间,“强迫”外卖骑手抄近路、闯红灯、超速行驶,造成大量交通事故。而前不久的“北大博士后为写论文送外卖”“北京副处长‘卧底’送外卖”等新闻报道都被送上了社交媒体的热搜,折射出“外卖小哥”在高强度工作环境下的各种辛劳和无奈。

            灵活就业劳动者面临三方面风险

            这些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灵活就业劳动者在劳动法上的模糊身份。长期以来,我国劳动法采用的是“劳动关系-劳务关系”二分法。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直接决定其能否享有最低工资、休息休假、工伤失业养老保险等诸多劳动法赋予的各项权益。

            在现实当中,几乎所有灵活就业劳动者与平台企业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或仅仅存在劳务关系,所以经常面临三个方面的风险。

            首先是这些人无法像传统劳动者一样得到基本的保护,表现为在收入不足的情况下不受最低工资标准的保护,对服务收费标准等关键的事项没有决定权,需要自己承担工伤、侵权等职业风险,受平台规则限制无法自由离职,在表现无法满足平台要求的时候容易失去工作,等等。

            其次是这些人容易遭受算法侵害。平台企业可以通过算法迭代学习的方式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例如,压缩外卖骑手送餐时间或者提高网约车司机服务费收取比例。而灵活就业劳动者不享受最低工资和法定工时权利,为平台在收入和工作时长方面无限“探底”提供了便利。

            再次是这些人需要牺牲长远利益换取短期利益。绝大多数平台企业要求灵活就业劳动者自己提供车辆、制服以及工作所需的工具,更谈不上对其进行人力资源投资(如职业技能培训)。与此同时,平台企业不会像传统用工单位一样,为这些人缴纳医疗、养老保险费用,而是将这些人的生老病死推给了社会。

            两种解决方案各有“短板”

            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厘清灵活就业劳动者的在劳动法上的身份。在其他平台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主要解决方案有两种。

            一种是采用二分法,将灵活就业劳动者划入劳动关系范围内,享受劳动法赋予的所有劳动权益,主要代表国家为美国(某些州)、日本、意大利。

            二是采用三分法,将灵活就业劳动者认定为有劳动关系和无劳动关系之间的“第三类劳动者”,赋予其部分劳动权益,并给予“非雇员劳动者”“类雇员”“非独立承包人”等特殊称谓,代表国家为英国、德国、加拿大。

            根据此次《指导意见》的内容,可以大致推断我国倾向于采用“二分法”和“三分法”并用的路径。比如,《指导意见》第二条指出:“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企业应当依法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管理(以下简称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指导企业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协议,合理确定企业与劳动者的权利义务。”

            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是,“二分法”和“三分法”有各自需要解决的问题。

            二分法会直接或者间接提高平台企业的用工成本,有可能导致平台企业滥用劳务派遣劳动者,或者在不发达地区招募低价劳动者的方法规避法律监管。而三分法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清晰划定劳动权益范围(享有哪些权益、不享有哪些权益),并且在此基础上设计更加合理权益保障方式(如外卖骑手的薪资计算方式)。

            无论如何,国家重视这个庞大的新型劳动者群体的基本权益是十分明智的。其他国家的历史和实践已经证明,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差的选择。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研究员)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jhcw12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宾馆拿下的老熟妇,日本人与黑人牲交交,汤芳沟沟女沟沟**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