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1r4jq"><center id="1r4jq"></center></wbr>
          1. <u id="1r4jq"><strike id="1r4jq"></strike></u>
              <delect id="1r4jq"></delect>
            <wbr id="1r4jq"><ins id="1r4jq"><rt id="1r4jq"></rt></ins></wbr>
            1. <video id="1r4jq"></video>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校園

            教育部三令五申,家長作業緣何難叫停?

            2021-03-04 08:18: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圖片來源:新華社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晨熙

            各地新學期陸續開啟,“神獸”歸籠,家長難掩激動。但與此同時,“不給家長留作業”等話題沖上熱搜。

            223日,教育部召開發布會,介紹春季學期學校疫情防控和教育教學工作有關情況。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稱,新學期要做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強化學生的作業管理。其中,明確要求不得給家長布置或變相布置作業,不得要求家長檢查和批改作業。

            對此,網友“再也不想背書”點贊:“現在孩子的作業變成家長的了,家長工作本就很累,還要給孩子批改作業,根本吃不消!”

            網友“食人花”說:“有時自己也會主動檢查孩子作業,但自愿和強制是兩種概念,老師和家長都該各司其職吧?!?/span>

            從眾網友反饋來看,對于學校給家長留作業、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早已“怨聲載道”。有些“棘手”作業,甚至要全家老小齊上陣。

            曾經讓很多學生們“崩潰”的家庭作業,如今竟成了家長們手中一塊“燙手山芋”。

            此前已有10多個省份禁止學校要求家長批改作業

            事實上,禁止“家長作業”已是老生常談。

            2018年,教育部等九部門印發的中小學生減負措施中就提出,教師不得給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家長代為評改作業。

            去年年底,教育部關于堅決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的表態也曾引起社會熱議。

            時隔不久,教育部再次重申相關要求,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法治日報》記者梳理發現,2018年至今,已有包括遼寧、浙江、河南、河北、廣東、山東等至少10多個省份的教育部門出臺過相關文件“叫?!睂W校要求家長批改作業。

            有的地方甚至將作業管理納入老師和學校的績效考核。比如,遼寧省教育廳要求,對于不按時親自批改作業的教師,一律取消職務晉級、評先評優資格,學校校長取消評先評優資格。

            近年來,在全國兩會上,“學生減負”一直是熱門話題,也有多位代表委員呼吁“為家長減負”。

            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作家協會主席范小青在調查中發現,除了完成課本知識方面的作業題,家長還要陪著孩子做其他許許多多的“作業”,比如手工課的作業、美術課的作業,有的要求拍小學生做家務的視頻。老師建的家長群,讓每個家長都膽戰心驚。家長“代作業”不僅讓家長心力交瘁,也會讓學生產生依賴性,自主學習能力差。

            專家:給家長減負還得改革教育評價方式

            全國人大代表、黃岡中學校長何蘭田不贊同讓家長天天輔導孩子做作業,學習是有規律的,有時候輔導反而會讓孩子誤學。實際上,應該在活動中、運動中建立好親子的親情關系。

            全國人大代表、宇華教育集團董事長李光宇曾提出進一步明確家校職責分工,減輕家長教育負擔的建議。他說,教師法、義務教育法等相關法律法規明確規定批改作業是教師履行教育教學職責的應有之義,學校布置的作業,應當由學生完成、老師批閱,作業完成的情況,教師可以向家長反饋,家長配合對孩子進行教育。家庭和學校分工明確、配合默契,才能形成教育合力,承擔起培養青少年成人成才的重任。

            教育部門多次發文,代表委員多年呼吁,為何難叫停家長作業?

            教育學者艾萍嬌認為,給學生布置作業,說到底是教育事務,理應由教師負責,包括設計個性化作業、批改作業、答疑輔導等?,F實中把學生作業變為家長作業,根源是屬于教育事務的學生作業,并非由教師說了算,教師沒有充分的教育教學自主權,精力又被很多非教學事務所分散。學校的教育教學應由教師主導,發揮教師課堂教學改革的主體作用,推進教師“減負”,減少教師非教學負擔。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則表示,一些學校和老師把給家長布置作業、批改作業當作實現家校緊密合作,強化“家校共育”的方法。這是錯誤的,模糊了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邊界。健康的“家校共育”是家校各司其職,學校教育負責關注孩子的知識教育,家庭教育則應重視孩子的生活教育、生命教育與生存教育。

            “在孩子的作業問題上,不能混淆主體,不是家長需要作業,而是學生的學習需要作業。每個家長的知識文化水平不一樣,如果作業批改錯了,反而會誤導孩子。要讓教育回歸本位,明晰辦學者、教育者(教師)、受教育者(學生及學生家長)三方責任。根本上還是要改革教育評價方式,建立多元化教育評價體系,打破唯分數論?!敝袊逃茖W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建議。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jhcw12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在线播放人成视频观看